您当前位置: 梅州文明网首页 > 社会正能量
梅州医生在赤几|石海涛:我是队里第一个得疟疾的人
发布时间: 2018-06-06来源:梅州日报

  疟疾,俗称“打摆子”,是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传染病,在非洲是最常见的疾病之一。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报道,全世界大约有一半人处于罹患疟疾的风险之中,2016年,在91个国家发生2.16亿个疟疾病例,全球疟疾死亡总数达44.5万人,非洲占全世界疟疾病例和死亡总数的90%。虽然这种病已经有很多药物可以控制,死亡率已经明显下降,但是任何一个得疟疾的人都会感到疟疾对生命的无形威胁。

  疟疾对于我们这些援助赤道几内亚的医疗队员来说既陌生又熟悉。陌生是因为我们在国内,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病人,熟悉是因为我们对这种病的发生发展,诊断和治疗等都了如指掌。因为在赤几,中国医疗队前辈们积攒了治疗疟疾的许多宝贵经验。我来到赤几的巴塔驻地后,一年多来得了疟疾2次,也是队里第一个得疟疾的队员。

  疟疾就在我们身边 

  生活在祖国的朋友不大理解什么是疟疾,而在赤几,你能感觉到这种可怕的疾病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人们的生命。所谓疟疾,是由按蚊叮咬传播疟原虫引起的寄生虫病。简单而言,疟原虫先侵入肝细胞发育繁殖,再侵入红细胞内繁殖,引起红细胞成批破裂而发病。感染人类的疟原虫共有4种,间日疟原虫、卵形疟原虫、三日疟原虫和恶性疟原虫。典型的临床表现为间歇性寒战、高热发作、热退时大汗淋漓,继之症状明显缓解为主要特点。发热2日1次或3日1次,但疟疾初发时,发热可不规则,一般发作数次以后,才呈周期性发作。反复发作可造成大量红细胞破坏出现不同程度的贫血,脾脏轻度肿大。其中脑型疟为恶性疟严重的临床类型,主要表现为急起高热,头痛,寒战、昏迷与抽搐症状。脑型疟病情险恶,病死率高。据资料显示,三分之二的死亡病例在5岁以内的儿童。

  我第一次得疟疾的情景至今依然记忆犹新。来到赤几的第三天,虽然吃了预防性抗疟药物,却发现防不胜防。第11天,就出现发热38.3℃、少许咳嗽、偶有畏寒的症状。经取指尖血检查,疟疾呈阴性。我开始以为是感冒了,吃了些退烧药,出了汗,但发热却没有降下来,到第二天发烧一直不退,并伴有头晕脑涨的感觉。下午发热体温最高时39℃,头昏症状明显,全身乏力,动也不是,坐也不是,躺在床上都难受。

  新老队员们经过讨论,认为虽然实验室检查疟疾为阴性,但因为我来非洲的时间短,阳性率低,还是应考虑为疟疾。晚上,我注射了青嵩素,在难受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第三天早上起床,发现热退了,人轻松了很多,头晕脑涨感觉消失,说明抗疟药起效了。我清楚,这一定是得了疟疾。接着,我又用了一个星期的药物,疟疾也没有再次发作。但是得了疟疾以后,自己感觉身体状况明显弱了很多,全身乏力,咳嗽持续了半个多月。这次患疟疾的经过,让我们明白,在非洲,疟疾非常常见,就在我们身边,必须做出有效措施去防控。

  老队员告诉我们,在赤几巴塔的队员几乎没有一个能幸免的。事实也是如此,只是得疟疾的那种痛苦记忆是我这一辈子都忘记不了的。

▲按蚊是疟疾的主要传播媒介

  11人中有7人得过疟疾 

  在赤几这个森林覆盖率达95%以上的国家,一年两个旱季及两个雨季交替,气候、温度都非常适合蚊虫生长,灭蚊的难度可想而知。

  其实,在巴塔这个城市,环境卫生并不算太差。傍晚时分,天空中有不少大个子蝙蝠在飞。当地居民也有一定的防蚊意识和环保意识。不过,非洲的蚊子确实“非同凡响”,而且无处不在,咬人用三个字形容“稳、准、狠”,当你发现按蚊在咬你时,经常可以感觉到它的眼睛也在“盯”着你,可手一动,它已经飞走了。而咬过后那种又疼又痒的感觉非常难受,让人又气又恨。想用双手打死它,可蚊子的飞行轨迹很诡异,不是直线飞行的,很难打中它。正如老队员所说,蚊子无处不在,几乎每天都被咬,咬到自己都麻木了。

  为了和疟疾作斗争,我们想尽了各种方法。在防按蚊方面,轮流用各种灭蚊剂灭蚊,并清除驻地周围杂草,清理积水,搞好周围环境卫生,使用预防性药物。队员们通过各种防蚊措施,让驻地蚊子确实少了很多,特别是2017年下半年驻地装修,周围环境得到改善,明显可以感觉到蚊子减少了。即便如此,一年多来,我们在巴塔工作的医疗队队员11人中就有7人得过疟疾。很多人都得过2次,最多的一名队员前后共得了6次。这让大家清楚认识到,消除疟疾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再得疟疾生不如死 

  第二次得疟疾,是我到赤几十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在没有明显的诱因的情况下突然发热,取指尖血检查结果是疟疾阳性。这一次比上一次要镇定得多,因为已经有经验了。我立刻用上青嵩素和退热药,但药效并不十分明显,第二天仍有发热,最高时达到39.1℃,并伴有肉眼血尿、头昏、乏力的症状。无奈,只得继续用抗疟药。到第三天早上,热退了,肉眼血尿也消失了。用药5天后,我经过抽血复查疟疾呈阴性。持续用药一周后,病情未再复发。

  虽然是第二次得疟疾,但身体仍难受得要命,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队员们常说,要把疟疾当作国内的感冒发热看待,心理上要藐视它,治疗上要重视它。虽然我一刻也不曾畏惧过,但这两次患疟疾的过程更让自己深刻体会到这种病痛对身心摧枯拉朽的折磨。

▲石海涛接受赤几卫生部部长授予的荣誉证书

  人类与疟疾的斗争仍在继续 

  两次得疟疾的经历让我对这种疾病有了更深的体会和思考。

  每年的4月25日是世界防治疟疾日,2017年世界防治疟疾日的全球主题是:“使疟疾得到永远控制。”然而,疟疾这种虫媒传染性疾病在非洲目前并没有办法得到有效控制,全世界没有有效的疟疾疫苗,也没有有效的药物预防,患者只能得病后再治疗。

  虽然青嵩素问世后,挽救了许多患者,病死率明显下降。但近年来部分地区又出现青嵩素耐药问题,也为大家敲响警钟。在赤道几内亚几乎没有工业和农业,东西靠进口为主,医疗环境落后,缺医少药问题严重,更没有先进的医疗设备。据本医疗队的内科主任徐小琳说,临床上经常可以遇到一些短时间内连续患疟疾的病人,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不规范用药引起,这也容易引起青嵩素耐药性问题。其实,在赤道几内亚不规范用药很常见,一方面是因为经济和药品缺乏的原因,另一方面,是病人认为症状好转就停药,不需要根除,导致疟疾复发。徐小琳主任在巴塔医院里工作时,常跟当地医生交流时强调规范性用药问题,告诉他们遇到可疑耐药的病人,要规范用药和联合用药,减少耐药性问题的出现。

  在中国,目前疟疾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全国每年的疟疾病例从解放前3000万例降到目前的几十人,这与国家的防疫能力分不开。人类与疟疾的斗争仍在继续,我相信疟疾是可控的,是可战胜的,而非洲是疟疾的重灾区,需要国际社会与这些国家一起,投入更多的精力,加快控制和消除疟疾的速度。

  讲述人:石海涛  整理:何碧帆

  (石海涛:原第28批援赤几医疗队队员,巴塔地区总医院五官科医生,现任兴宁市人民医院五官科副主任医师、科室副主任)

    (责任编辑:古九平)

上一篇: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文明创建

更多>>

梅县区法院聘请19名家事调查员 多元化解纠纷

5月30日上午,梅县区法院举行家事调查员聘任仪式,向19名来自梅县区各...

主题活动

更多>>

诗画梅江校园艺术节文艺展演活动举行

生动活泼的山歌表演《客家的阿妹爱唱歌》、表达对红军崇敬之情的舞蹈...

文明聚焦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