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梅州文明网首页 > 客家民俗
讲究的围龙屋瓦面
发布时间: 2017-12-31来源:梅州日报

  俯瞰客家围龙屋,看到的只是灰不溜秋的瓦面,缺乏色彩,因此而不让人待见。但它里面却蕴含着不少未必人人都了解的知识和深意——

  平远县东石镇东汶村大圳下林姓祖屋鸟瞰

  瓦面斜坡要适中

  围龙屋砌建到一定高度时,便是放桁钉桷,搭建用于覆盖灰瓦的天面。瓦面十分讲究坡度:坡度大了,常会发生“溜瓦”现象;坡度小了,刮大风下大雨时,又会出现雨水从瓦缝中倒流进屋(俗称“倒颏”)的情况。一般的瓦面斜坡与水平面成四十五度角。放桁钉桷做瓦面,最考技术的是泥水师傅在中下堂屋与左右南北厅的几处交接,俗称“拗沟”。这交接的两块瓦面不能有高低,所钉成的桷子也要合理相对。下雨时,瓦坑的雨水汇集,排雨不畅便会造成漏雨。

  有经验的老师傅走砖放桁角根本不用带尺子上屋,砌到哪层哪块砖时该放哪道门哪扇窗哪条桁,他心中自然有一把尺子。这,让一旁看着的学徒羡慕不已。曾有过学艺不精的师傅因为计算不准确,拗沟造得不好,钉不了桷、盖不了瓦,已做的工资也不敢向主家要了,只好偷偷走人。

  放桁钉桷有规矩

  围龙屋放桁钉桷是不能随便的,有其传统规矩。堂内上面放置的桁条应该桁头向左,桁尾向右,两边堂屋房间上面的桁条则一律是桁头向堂屋。桷子的排放一律是根部向下,尾部向上。旧时,桁桷排放还要遵循每个房间厅堂“桁单桷双”的原则。相邻桷子间的距离一般是六寸或七寸,这主要是合“生老病死”中的“生”或“老”的吉祥数字。围龙屋后头是围屋,它上头瓦面所钉的桷子有点特别。同样先在各墙头左右一侧钉“钳墙桷”,然后按“桷双”排放,但内围瓦面的桷距要排成上大下小,即上端六寸下端七寸,而外围瓦面的桷距则排成上小下大,即上端六寸下端七寸了。堂屋,特别是中堂屋,内空大,上头架放上十多条特别大的桁梁段木,两边墙体肯定承受不过来,这就得在堂中竖几条大木柱或石柱,再在柱上部用榫眼穿接方式将一些段木搭起“金”字架,以此托撑桁梁,使堂屋上方瓦面能长久保持水平面不变形。

  覆盖瓦面慢细活

  围龙屋盖的都是专门用黏土烧制成灰青色的瓦,俗称“百子瓦”(取意百子千孙)。叠放在两片桷间凹面向天的称“阳瓦”,反之背向天空的为“阴瓦”。每块瓦头尾大小有差别,阴瓦放的是头向下尾向上,阳瓦则与之相反。但阳瓦在瓦坑最前端放置的那块却要放成头向下尾向上,这是避忌死人抬出屋时脚先出屋的原因(前面提到的桷子钉法也与此同理)。无论阳瓦还是阴瓦,两块瓦之间的距离为一寸,成“寸瓦”(谷仓房顶瓦距离放成一分成“分瓦”),因为瓦叠放密集,就是大风和猫等动物也难让瓦面掀开。

  盖瓦的同时,各屋脊处还要砌栋,堂屋两侧作“边”,堂屋间砌“带”和四周瓦檐处砌上客家人称“瓦嘴”的瓦当。这栋、边、带和瓦当都是用瓦做骨,石灰沙浆在外粉饰,若因年久造成中间断裂,有瓦在里面,雨水也不会向下渗,只能流向两边瓦坑。有了这些设施,围龙屋的瓦面就更加牢固了。瓦当下面钉有遮掩桷头的“裹口”,边下面钉有遮掩桁头的“飘峰”。裹口和飘峰都是刨得光滑的长木板,其中飘峰一端还做成云纹形状。拗沟出口的瓦当下面也钉有几十厘米长的裹口木块,但这左右两块稍大的短木块上面分别刻有“日”和“月”字,或刻有鹿、蝙蝠等图景。

  厨房一般选在横屋内,由于旧时人家都是砌烧柴的大锅灶,灶后头砌有烟囱,但厨房内还常会有弥漫的烟雾难散出去,有些人家便会请师傅在瓦面烟囱口上再筑一个“烟楼”。这半米左右高的烟楼是用短木头支撑起的“人”字形瓦面,四周通风,它一可遮风,使风不能把正冒出的烟吹回灶膛去,二可遮雨。还有些主家会在瓦面的瓦坑盖阳瓦处隔一定距离放几块叫“鹞子瓦”的瓦片。这瓦片是特别烧制的,比一般的瓦片要长些,中间制成一个突起的拱形洞,方便下面的烟雾从拱形洞中排出,又避免雨水从洞中灌入。因其形状像飞鹞张开的拱形翅膀,故得名。一座围龙屋瓦面各处的栋边带基本上相互连接,要检修瓦面时,人走在屋顶便可将各处的瓦面巡查。

  捡护瓦面费辛劳

  有的富裕人家在围龙屋建好后,会请人在桁桷底面及两侧面刷上褐红色的漆,让其表面光滑,方便以后打扫蛛网灰尘。尽管所盖的瓦一块跟着一块相互压着衔接,但由于大风掀翻或猫鼠抓扒等原因,总会带来瓦片断裂走位致下雨天漏水情况出现,有时还是多处漏水,这样就得及时捡修。捡瓦要选择天气晴好的日子,这“晴好”还要是晴了好几天,因为雨后的桁桷上还不干燥,人在上面易滑倒。最不好捡的是“妹子瓦”,即阳瓦当中有暗孔,不认真看根本看不出来,所以下雨时要先做好记号,待晴后及时换上好瓦。最让人头疼的是被边带压着一边的阳瓦开裂,坏瓦拆不下来,好瓦换不上去,这就得拆边带,换上好瓦后再重筑边带。捡瓦最大工程是修整因失火烧屋留下的破败瓦面。“烧一间,踩三间”,即是说某一间房屋失火,起码相连的左右两间房屋的瓦面会被扑火人踩踏。修整这种瓦面既要换桁桷,又要补充不少新瓦,做这活称“翻天面”。

  “千条坑,万条坑,牵牛唔过,种菜唔生。”这一谜语的谜底指的正是围龙屋瓦面。围龙屋,瓦面高低有序,瓦坑排列整齐,屋栋边带对称,再加瓦当、烟楼和堂屋横屋栋两端翘起的“鹅头”等的装饰点缀,近看,倒也是一处让人赞叹的美的图景。(林东/文图)

  (责任编辑:王裕发)

 

 

 

上一篇:
下一篇:
客家人的“手信” 已是最后一篇

文明创建

更多>>

文化驿站提升城市品位

日前,笔者在梅州学宫发现了一个由梅江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设立的“...

主题活动

更多>>

岭南舞蹈精品来梅巡演 张丽霞观看演出

12月24日晚,献礼十九大——2017’广东舞蹈巡礼之广东岭南舞蹈精品巡...

文明聚焦

更多>>